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人才争夺战转变传统人才观

发布时间:2018-04-09 17:16:00 点击:
城市把人才/人口抢到手后,对城市发展有什么样的好处?

有种看法认为,引进的人才/人口会带来刚需,刺激当地房地产市场,进而维持当地的土地财政继续维持下去。您如何评论这种看法?您认为出现这种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我认为所谓的“人才大战”有一些危言耸听,因为放宽落户条件是大势所趋,各地采取相关政策,是适应形势发展的必然现象。就我个人来看其中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中央提出的新型城镇化政策,已经要求各地放宽落户的限制,十九大之前许多城市还处于观望状态,十九大报告已经明确提出了要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对于放宽落户条件已经提出了清晰的要求。虽然特大城市也强调了主城区控制人口,但是率先放开有学历的人口落户,应该是为了响应十九大报告精神的重要举措。就我个人了解,许多地方政府都希望在改革进程上进行大胆的探索,具体如何探索,如何实现城市转型,还摸不着路数。但是改革户籍管理制度,放松落户条件应该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改革途径。从这个角度看,各地各城市推进户籍管理制度的改革,应该是学习十九大报告精神的重要举措。

二是从全国城市发展的规律来看,甚至包括世界城市发展规律看,有经济活力的城市大多是移民城市。在中国北上广深的外来人口所占比重最高。深圳外来人口和本地户籍人口大约为四比一。北京外来人口800多万,占总人口比重五分之二,而上海900多万占总人口的比重和北京差不多,虽然比重低于深圳,但是总量很高。京津冀特别是北京,长三角重点是沪、苏、浙,珠三角都是全国外来人口最为集中的地区,三大城市群创造的GDP占全国比重的40%。根据这些城市发展的成功经验,大量吸收外来人口,是提高城市活力的关键性举措,当然不是盲目地吸收,需要尊重市场的规律。而城市也应该及时调整政策,放宽落户条件。

三是部分城市放宽户籍管理,确实存在着一定的经济动机。例如产业投资的选择,过去是以低成本为条件,是否降低土地成本、环境成本和劳动力成本。而现在东部地区劳动力成本和土地成本在上升,劳动力资源短缺,产业有向中西部地区转移的倾向。吸引产业投资,人力资源储备是关键。我们看到最近人才的流向已经从东部向中西部转移,至少是外出打工的人口数量在下降,即使是我们一直关注的所谓东北振兴曾经有过人口净流出现象,在最近两年已经表现为人口净流入。人力资源的空间分布一定会与产业投资的方向相吻合,是互为因果关系。一些城市放宽落户条件实际上看准了人力资源储备对增加投资的吸入效应。这也是在十九大以后,各级地方政府实现城市转型,应对新机遇和挑战的一项具有深远意义的改革措施。

四是地方财政压力加大,土地财政遇到了房地产库存的瓶颈,是否有一些城市试图通过降低落户门槛来增加购房人群,应该也潜在因素之一。可能会吸引一些长期在北上广深漂泊而受到房价因素所制约而不能购买住房的人选择二线以下城市作为长期定居地。

之所以用“抢人”这个概念,是因为这次各地的政策在落户方面开了非常大的口子。过去引才是拿工作职位对号入座,给你一份工作,然后再说落户的事情。落户人数通常会≤就业人数。而这次很多地方不问你是否已在当地有工作,先把户口给你上了。其中数西安最为激进。甚至有人说,北上深可能还是在“抢人才”,而很多城市其实是在“抢人口”。

因此我们看到,城镇化率的提高虽然已经达到了58.52%,但是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相差了16个百分点,仅为42.3%多。我国的流动人口2017年达到了2.45亿,而城镇间流动人口却已经是7300万,这些人口相当一部分是大学毕业生以上的学历。什么是人才,难道只有大学生才是人才,从家乡除外闯天下的农民以及各类就业者就不是人才吗?在许多国家,包括我们的香港地区,对于人口的限制也非常严,但是有特殊的理解,不是按照学历,而是按照行业和就业岗位的需求。例如,无论是从事简单还是复杂的劳动,如果有岗位需求,从事达到一定年限并且还被长期雇用的,就认定是该岗位可需求的人才,就可以办理长期定居手续。如果我们仅仅把人才定位于学历等等,而忽视了城市各方面的实际需求,往往会导致引进的人和就业岗位的脱节,反而不会给城市带来了活力。因此,对于网上铺天盖地的关于所谓学历和“人才”的炒作,实际上对于城市的认知以及对于城市发展规律和人口结构的理解存在着严重的误区。

放宽落户政策,确实有利于城市闲置资源的激活,而且改变人口结构。但是也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就是越多的所谓高学历的人口进入,也会需要更多的从事简单劳动的人口提供服务,这也是城市发展规律。所谓的引进“人才”,当然需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提供互补性的服务,可能这方面城市还没有做好准备。在吸引“人才”的同时,也需要对各类提供服务的人口放宽条件,否则必然会造成服务质量的下降和短缺,这在各类特大城市的控制人口政策中已经出现。我国城市服务业的发展速度很快,但是服务质量并不高,原因在于参与服务的人口没有通过市民化享受到公平的公共服务,大多有短期行为,他们在城市的服务业就业中如果没有长期的预期,有着临时就业的心理,必然不会再提高服务质量上进行投入,导致服务品质下降。例如家政服务、宾馆酒店的服务员,甚至包括街头经营的各种服务类行业,在没有长期预期,也就不可能有品牌性的质量。目前存在的一些行业的服务类就业岗位短缺,工资水平和服务质量不匹配的现象都说明了这些问题。如果我们看到金牌月嫂的价格月工薪达到了几万元的标准,而幼儿教育一直遭到诟病的原因在于工资水平过低,流动性过强而服务质量严重下降,就是鲜明的对比。

有人说人才争夺意味着地产调控政策的松绑,您也提及,目前地方财政压力加大,土地财政遇到了房地产库存的瓶颈也是人才争夺的一个原因。而与此同时,2018年至今,已有超过10个城市出台楼市调控新政,多家房企在业绩发布会上也认为房地产调控将常态化。您如何看待房地产调控趋势?

房地产调控常态化,我想长期运用行政手段的方式也不是个办法,还是应该通过行政手段的短期运用,并制定市场规则,为市场的合理调控打下好的基础。中国的房地产过热为什么不能完全运用市场手段,主要是在于各级地方政府利益动机的推动,放大了房地产供给的波动。也就是政府和企业的双重利益加大了供求波动的同时,带来了严重的金融风险。行政调控的重点应该是严格规范政府行为,促使地方的基础设施投资更多地利用市场手段和金融手段,而不是依赖于土地财政作为杠杆。要打断土地财政和金融之间的联系,通过税收体制的调整,解决地方政府长期收入的来源,并约束对房地产投资和投机性行为。可以说,短期的行政性调控和未来的市场调控要结合。所以理解房地产调控,重点是行政性调控不可能长期化,手段和方法也要逐步向尊重市场规律调整。

在搁置多年后,来自高层的声音显示中国将继续推进征收房地产税,有分析就认为,房地产税是改革转型重大利好,但短期难推出。请问房地产税出台的困难有哪些?未来的政策时间表将是什么样的?

关于房地产税,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于土地财政对于经济制度的破坏和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同时带来了巨大的风险。但是我们也没有必要过度纠结,原因在于我们也享受了土地财政带来的利好。中国经济增长和改革最重要的是当我们认识到问题存在时,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这是与现在的发达国家有着根本的不同。所谓借鉴国际经验,就是征收房地产税,可以把地方政府的短期行为长期化,规范地方政府行为。我认为首先征收房地产税的办法可以从增量上做文章,也可以从住房拥有的实际情况制定规则。其次征收房地产谁可以解决土地出让金的短期化问题,按照税收模式把土地出让金逐步过渡为合理的税种,长期征收,规范支出管理。再有就是政府手里还有一块牌就是土地使用期限七十年,可以通过延长期限解决税收的问题。当然,征收细则还是应该由地方政府为主来制定,中央只出规范性意见。地方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创造性地制定征收办法,并减少社会矛盾。

关于户籍管理制度改革,我认为重点是在特大城市如何打破主城区和辖区的界限,如何按照分步走先解决已经长期居住在城市通过就业给城市做出贡献的那些外来人口落户的问题。更要解决所谓的人才观问题。我想只有观念变了,才会促使政策发生变化。目前的问题是如何贯彻落实中央有关政策文件精神的问题,既需要在进一步深化改革中加大力度推进新型城镇化有关政策的落实,同时地方也要在现有的人才观基础上更进一步推动户籍管理制度的改革。

我们最近面临着国际贸易争端的压力。长期看这种争端和波折会持续发生。但是中国最大的利好是城镇化,意味着未来有几亿人口要进城落户定居。这里既包括2.7亿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也包括7300万城镇间流动人口。他们的落户问题一旦得到解决,将会成为中国经济增长长久发展的持续性动力,并会大大刺激内需,减少国际贸易争端的压力。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内容:
    验证码:
    普工输送、代理招聘、派遣、小时工就上沙井人才网
    Powered by 沙井人才网360